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主宰盛世】(03)【作者:2804414863】
【主宰盛世】(03)【作者:2804414863】
字数:553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三章、贾府

  已是晌午,初春的暖阳照的街上看起来暖洋洋的,但只要迈出门就能体会到京城冬春之交刺骨寒风的威力。

  街上行人也稀,现在还出门的要不是闲的蛋疼的权贵子弟,就是为生计奔波的苦命人,至于最底层的乞丐流民,这个冬天没几个熬过去的。

  但这一切跟张轩明没什么关系,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,更何况身为皇室,这些东西合该顺天府尹操心,他要是不想被言官抓住小辫子喷一脸吐沫星子,最好处理利索点。

  张轩明夹了一筷子菜慢慢嚼着,看着包间里生的火炉愣神,包间里装饰很普通,这只是京城里普通的一处酒楼,之所以选择这里吃饭,是因为街对面的人家。
  那人家也是豪门,小半条街都是他家的院墙,街北蹲着两座大石狮子,中间三间兽头大门,正中间的兽门上一块大匾,匾上明晃晃几个大字『敕造荣国府』。
  第一眼看到这个匾的时候张轩明就愣住了,他隐约感到这个和他前世的红楼有着紧密的关系。

  张轩明想着自己前世记得的所有红楼知识,一时呆住了,直到海大富过来才回过神来。

  「如何,查的怎样了。」张轩明吞了口茶,紧张的看着海大富。

  「禀王爷,这荣国公确是姓贾,单名源,现在贾府主人应该是一等将军贾赦,其弟贾政任工部员外郎,还有贾家的确和史家,王家,薛家有密切的姻亲关系……」

  「行了,已经够了!」张轩明止住还要继续说下去的小太监,深吸了一口气,向后靠在椅子上,压下心头的惊喜。

  据他所知,贾史王薛在金陵并称四大家族,而在江南又有一家姓甄的家族,与贾家关系非常,其嫡子就叫甄宝玉,深得长辈宠爱,简直就是第二个贾宝玉。
  甄家的嫡女是当今的太子妃,甄家是当仁不让的太子簇拥,据前世专家推测,贾府破家是由于甄家的关系。

  在封建帝国,除了在根本原则上站错队,几乎是没有什么事能让几个实力深厚的大家族迅速衰落下去的。

  当今圣上已老,就算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但皇帝不服老不行,现在国策就是力求一个稳,政局基本上不会有太大变动。

  能让这几家衰败的事,只有——夺嫡,而且这甄家一定在夺嫡中扮演了关键角色,作为有力的支持者,对太子有极大的帮助。

  贾家根据甄家的关系应该是太子一系的勋贵。最终贾家倒了,也就是说,他们为支持太子而做的事暴露了。而且还不是简单的事,必定触了弘德帝的逆鳞,随后太子有没有被拉下水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前世的记忆给张轩明的帮助只有这么多了,剩下的就需要他去自己调查,一点点把太子隐藏在暗处的东西给揪出来,然后找个机会公之于众,把太子给扳倒。
  「轩明哥,这贾家有什么特别的,值得你下功夫查探。」旁边坐着的貂儿不满的嘟着嘴,「你明明说是要陪貂儿出来玩的。」

  「好,陪你玩。」张轩明刮了刮貂儿的小翘鼻,把身体娇小的萝莉拥入怀里,上下其手起来。

  「不要,貂儿要出去逛街。」貂儿从张轩明怀里挣脱出来,不满的挥舞着小拳头。

  「行,行,大富,去准备马车。」张轩明苦笑一声,吩咐身边的小太监。
  「是」海大富弓着腰先下去,张轩明逗弄了会小萝莉,领着身边人下了楼。
  众人走到街前,正准备上车,貂儿却盯着对街的荣国府看了起来。

  「怎么,刚才不关心,现在有什么好看的」张轩明笑着问到。

  「唔…」貂儿点点头,「刚才貂儿没注意,现在仔细看了看,这荣国公府上有几缕仙家氲氤。」

  「哦?」张轩明来了兴趣,「这是…?」

  「兴许是宁国公家的贾敬贾老爷,这位贾老爷中了进士后没几年就去玄真观当道士去了,听说道行高深,能御驶鬼神。」海大富在旁边解释。

  「一个牛鼻子老道哪有这能耐。」貂儿反驳了海大富的推断,「这几缕氤氲之气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产生的」貂儿眯起了眼睛,「这贾家,洞天有人啊」
  「不过也就这样了,」貂儿下了判断,「是个不入流的女仙,娘来了一只手就能捏死她。」

  「女仙吗……」张轩明眯起眼,想起了红楼中的一个幕后人物——警幻仙子,掌人间风月之事,不知在这个世界她和贾府有什么关系。

  「说起来,在该是红楼开始之前,既然如此…」张轩明想到一件事,嘴角翘了起来,「走,貂儿,咱们去给你找个玩伴。」

  「玩伴?」貂儿一脸好奇,「是的,一个漂亮的小娘子。」张轩明揉了揉貂儿的头发,「你怎么玩都行。」
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秦业下了轿子,迈步就向院子里走去,刚进院子,就有机灵的小厮快步走过来,「老爷,燕王殿下已在中厅等了半刻钟了。」

  「嗯,知道了,你且先下去。」秦业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袍,快步走进屋子。
  「臣,营缮郎秦业拜见燕王殿下。」秦业也是老油条了,虽说听到燕王拜访自家后吃了一惊,但事到临头也是不吭不卑的行礼。

  「啊,秦朗中来了,快,免礼。」

  「谢过燕王殿下。」秦业再行礼,二人坐定,「不知燕王殿下今日莅临寒舍,招待不周,请殿下多多包涵。」

  「哪里哪里,本王素闻秦郎中沉稳俊肃,今日一见,果然如此。」

  「燕王殿下过誉了,不知燕王殿下今日是为了何事……?」

  张轩明微微一笑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对面的秦业也正纳闷,自己不过是一五品官员,还是工部的,尊贵如燕王找他来做甚?

  「本王有一侍女,从小便与本王一起长大,甚得母妃欢心,母妃视若己出,这几日却在湖边游玩溺死了,这几天母妃神色抑郁,茶饭不思,本王甚是担心啊。」
  「这……」秦业心里翻了个白眼,这和我有甚关系。

  「后来听一道人说秦朗中养有一女,姿色神态于那侍女有九成相似,所以」张轩明顿了顿,「本王厚颜来向秦朗中讨要此女来哄母妃开心。」

  秦业眼神一凝,「下官是有一女,闺名可卿,只是……」

  张轩明知道肉戏来了,「只是小女从小娇生惯养,怕是侍奉淑妃时出了差错,惹怒淑妃,与殿下的本意相悖啊。」

  「秦朗中不必多虑,只是让令爱去陪陪母妃,府中自会有人服侍令爱。」
  「这……」秦业面露难色,张轩明又加了把劲,「听说赵郎中年老乞骸骨了,但下任的人还没定下来。」说完张轩明就低头饮茶,再也不抬头了。

  秦业眼神一凝,心头计较着得失,把女儿献给燕王,自己得到一个肥缺,还跟燕王这一系搭上线了,看起来不亏啊。

  「既然如此,」秦业咬咬牙准备赌一把,「让小女去陪陪淑妃也好。」嘴上同意了这件事,秦业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,但形势比人强,跟实力深厚的燕王一系比自己还是太弱了点。

  而且自己以后就要被打上燕王的标记了,虽然会有不小的帮助,但也意味着自己将要收到太子一系的打压,不知是好是坏。

  「那就多谢秦郎中了。」张轩明微微一笑,举起茶杯敬了秦业一杯,秦业还礼,「我这就让小女去准备准备,请殿下稍等。」

  秦业退出屋子,迈步走向秦可卿的院子,刚迈进院子,就看见奴仆下人乱哄哄的,一见到家主进来,都收敛了声音。

  「怎么回事,」秦业皱着眉头,抓住旁边的一个下人问到,那奴仆见到家主发问,慌忙回答道,「回老爷,夫人在里面哭呢。」

  秦业哼了一声,「妇人之仁。」秦业迈步向里屋走去,刚到门口,就听见里面低低的抽泣声,屋里一个美妇正在抹眼泪,旁边一个少女则在轻声安慰着。
  见到秦业来了,那美妇哭诉到,「老爷,咱俩又不是那些豪门,怎地让妾身的女儿去燕王府受罪,俗话说一入豪门深似海,可卿还没及笄,你就忍心让她独自一人…」

  「荒唐!」秦业怒斥道,「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,今天燕王来不是求我的,他明摆着是要抢,我要是推脱了,崔老太爷怎么看我,崔家的势力你又不是不知道!」

  「爹爹,娘亲,你们别吵了,女儿愿意去。」旁边的少女站出来说到,「燕王年龄还小,因该是孩童心性,他必不会为难与我的。」

  「燕王倒是还行,我只是怕……唉……可卿,苦了你了。」秦业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。

  「怎么了,爹爹。」

  「燕王与应国公武士彟的女儿,武如意,是青梅竹马,关系极好,那武如意小小年纪却是心如毒蝎,为父只怕你到那受了她的委屈啊。」

  「爹爹不必为我担心,」少女微微一笑,俏脸让周围阳光都黯淡下来,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。」

  「也只能如此了…」秦业叹了一声,摇了摇头。
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张轩明等了会,秦业带着一个少女走了过来,「殿下久等了,这是小女秦可卿,可卿,还过来不拜见燕王殿下。」

  「民女秦可卿拜见燕王殿下」随着婉转如黄鹂的声音传来,一个身穿绿纹夹袄的少女出现在张轩明面前。

  少女身材苗条,胸前两座微微鼓起的小山包,皮肤白嫩圆润如玉石,眉毛微皱,俏脸楚楚可怜。

  「殿下…」秦业欲言又止……

  「好了,跟我回府吧。」张轩明满意的点点头,起身准备离开。

  「招待不周,请燕王殿下见谅。」秦业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。

  「哪里哪里,本王在这里就先祝贺秦朗中高升了。」张轩明笑了笑,客套几句,上了马车。

  秦可卿与父母道别后,依依不舍,刚想上轿子,燕王的马车幽幽的传来一句话,「到本王车上来吧,给你说说王府的规矩。」

  秦可卿犹豫了一会,上了燕王的马车。

  「拜见燕王殿下。」秦可卿盈盈一拜,小心翼翼的坐到了张轩明的对面。
  「你看怎么样?」张轩明笑着说,「啊?」秦可卿一脸雾水,「还不错。」一个清丽的女声传来,秦可卿震惊的看了看马车中央,一阵紫色的烟雾缭绕而出,从中出来一个身穿紫衣的小萝莉。

  「哦,何以见得。」马车缓缓启动,张轩明也好奇的看着貂儿,能让她有如此评价,看来秦可卿一定有过人之处。

  「此女天赋极好,体内阴气又纯,最适合做一鼎炉,而且」貂儿伸出纤纤玉指把住秦可卿的脸蛋看了看,「她体内有一缕仙气,于贾府的那几缕同出一源。」
  「既然如此…」张轩明沉吟片刻,「这贾府是得搞到手来才行。」

  「让手下人查查就行了,现在,」貂儿把手从衣领中伸进去,等探索到两个山包的时候停下来,开始轻轻揉起来,「到嘴的肥肉都不吃吗。」

  「哪能啊…」张轩明起身坐到少女旁边,隔着衣物抚摸着少女的大腿,另一只手缓缓解开少女的衣物。

  「王…王爷……」秦可卿眼里满是紧张,虽然已经知道这一刻迟早会到来,但没想到竟然如此之快。

  张轩明轻轻拔掉少女的上衣,一个红色的肚兜就展现在面前,隔着肚兜,张轩明张口咬上了少女挺立的乳头,少女轻呼一声,身体不安的扭动起来。

  用牙齿咬了咬乳头,张轩明起身除掉粘着口水的肚兜,少女光洁的小腹和鼓起的乳房一览无余,刚刚被咬的乳头还有淤红,映衬在玉白的皮肤上煞是好看。
  张轩明双手贴上小腹,顺着皮肤向上滑,皮肤光滑玉润,没有一点粗糙的感觉。

  滑到山包处停了下来,开始用双手揉捏,偶尔掐一掐乳头,惹得少女娇喘连连。

  「殿下……」少女哀求道,眸转流光,眼中满是媚意,张轩明笑了笑,松开被揉的泛红的乳房,扯下少女的亵裤,露出稀松的黑毛。

  张轩明抚摸着少女修长的美腿,大腿这部分肉肥的正好,看上去不显胖,压上去又软绵绵的,弹性十足。

  坚挺的阳具在少女紧闭的阴户口划着,淫水慢慢沾湿了少女的阴户,少女也放松下来,胡乱的呻吟着。

  「嗯……」少女皱起了眉头,阳具的前端正缓缓向桃源深处进发。

  「啊……殿下……」少女猛的抱住张轩明,下体剧烈的疼痛让她泪眼汪汪的,张轩明一不做二不休,使劲一耸,阳具全部没入了少女的阴户中。

  少女这会倒是没喊疼,只是默默皱着眉头流眼泪,样子楚楚可怜,我见犹怜,张轩明低头咬上少女的樱唇,伸出舌头向口腔深处扫荡着。

  「殿下,可以了……」少女柔声说着,「奴家可以的……」张轩明抱住少女的蜂腰,胯下缓缓动了起来。

  几缕夹杂在淫水中的血迹从二人交合处流出来,少女刚开始还疼的哼唧下,现在却小声呻吟起来。

  「唔…唔……」旁边的貂儿看准机会对着少女吻了上去,一只手伸到少女菊花处用手指向里面挖进去,少女何时受到过这种快感,不一会就浑身颤抖几下,瘫了过去。

  「呼……」张轩明抓住少女软了的的身子,快速抽动几下,长出一口气,射进了少女身体里。

  少女闭着眼睛,邹着眉头,伸出手臂虚挡了一下,又无力的放下去,身子却又抽搐了几下,这是被热乎乎的精液一烫,身子又泻了一回。

  把疲软的阳具拔出来,少女有些红肿阴户就开始往外流淫液,粘稠的淫液从玉门里挤出来,顺着大腿向下流着。

  少女半软在椅子上,张轩明则想着要怎么从贾家打开和口子,他摸了摸胯下吞吐阳具的貂儿的头发,「让紫衣卫去江南查查甄家,贾府这里注意他们放高利贷的事,等贾府的琏二奶奶出来的时候通知我。」

  「至于她…」张轩明看了看装晕的秦可卿,「送到紫衣卫里,让如意调教调教。」秦可卿身体一颤,想起了离家少父亲嘱咐的话,默默的,两行清泪流了下来。
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「这是江南三大盐商的账本,就拜托几位了。」林如海疲惫的一抱拳,对着身前几人鞠了一躬。

  「我等必不负大人嘱托!」几个身穿黑衣的人回礼,这正是那日送林如海上任的军汉,不过少了几人,剩下的也人人带伤。

  「大人,我们走了后,您的安危……」领头的黑衣人提醒了一句,「不用担心,我自有安排,这东西要紧。」林如海摇了摇头,让几人乘天黑赶快离开。
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「呸!」一个壮汉把刀从黑衣人身上拔出来,壮汉的右小臂刚被齐根斩下,剧烈的疼痛壮汉熟视无睹,用左手从黑衣人怀里掏出来一本书籍,扔给旁边瑟瑟发抖的几个家丁。

  「回去告诉你们那卖盐的主子,我胡三刀不差他们什么了。」壮汉脸色苍白,强撑着说了这句话。

  「嗖」一支羽箭从暗处飞来,直插壮汉的胸膛,壮汉迷茫的看了看透胸而出的箭头,看了看周围,他最后看见的,是几个身穿紫衣的人,不急不缓的从暗处走出来。

  「大人饶命!小人是…啊……!」听着家丁的惨叫声,壮汉意识归于一片深沉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